救國團團委會 - 高雄市團委會
首頁 > 青年期刊 > 高市青年

高市青年

訂購專線07-2727229
143期期 - May / 2018

一炷香的距離/黃漢龍
酷編喃喃
古人以太陽為光陰計時,觀察天象,依四時變化調整作息。《莊子‧讓
王》:「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,逍遙於天地之閒,而心意自得,吾何以天下為
哉!」沒有鐘錶依然閒適無所罣礙,隨心所欲而不逾矩,知足常樂,更覺天地
寛。自從發明了鐘錶,將時間切割出一分一秒,如今數位時代則以數字標記,
更可感受到光陰的脈動︰在這工業時代,我們不得不配合它的節拍生活,沒計
時工具似乎不知如何過日子,上班、開會、約會、趕車趕飛機更需準時,因那
已只不是個人的時間︰生活必須在慌亂與悠閒之間,不斷調整步調。
鐘錶為光陰計時,有什麼可以為「情」量測呢?
每次腦海浮現:「父死路遠,母死路斷」這句台灣諺語時,心頭總會一陣
緊繃。這句話雖描述女兒嫁出後的普遍現象,卻示現父母是維繫親情的唯一橋
樑和重要核心,兒女常因求學就業,不得不負笈他鄉,子女們能常思「父兮生
我,母兮鞠我,拊我畜我,長我育我,顧我復我,出入腹我。」,與「蓼蓼者
莪,匪莪伊蒿。哀哀父母,生我劬勞!」者,有幾希?時間,不斷拉長父母懸
念的強度,也增添華髮的速度。
在錯綜多元的工商社會,或軍中同袍,或職場同事,或各類不同志趣聚合
的同好,潮水般來來去去,更替頻仍,分離後能持續互通有無者,少之又少︰
何況昔日,同窗共讀三至六年,無話不說的友伴,當驪歌聲起,各奔東西,帶
走多少青澀的樹蔭?留下多少詩書的餘音?有多少人會在記憶裡喚起:「青青
子衿,悠悠我心」等待「縱我不往,子寧不嗣音」?
若論及婚嫁之前,卿卿我我,海誓山盟︰在這光怪陸離的時代,各類誘惑
和陷阱層出不窮,婚後猶能「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」甜蜜一生者,當令人稱
羡。
地球因交通工具的加速而變小,因手機通訊的便捷,加入了視訊,距離相
對變短;人與人之間卻不因此更緊密。縱使台灣小如米粒,往往因工作的繁忙
而困頓倦怠,親情溫厚、友情恬淡、愛情濃烈,加入了時間的距離,若再滲入了銅臭,立刻質變,雖近在咫尺,猶若天涯,變得極其遙遠。
拈一炷香,面對故人墓碑,我們的距離何止千年……?

歷屆刊物

推薦刊物

本期青年期刊